上外-科大讯飞联合口笔译实验室在高翻成立

 

2017年10月21日,上海外国语大学-科大讯飞智能口笔译研究联合实验室正式揭牌成立。

成立仪式在上外高翻学院举行,科大讯飞创始人、董事长刘庆峰先生对高翻学生作报告,介绍讯飞目前在人工智能上取得的成就。上外党委书记姜锋老师,高翻学院院长张爱玲老师出席并表达了学校、学院对人工智能的积极态度。随后,姜锋老师和刘庆峰先生共同揭牌联合研究实验室,张爱玲院长与科大讯飞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总裁程先生签署合作协议。

翻译行业将被人工智能取代的传闻由来已久。在上外高翻,这样的思考和讨论也一直在进行。人工智能领域众多:从战胜柯洁的围棋高手Alpha Go到iPhone上的卖萌助手Siri,再到我们最为关注的,号称将会“取代译员”的人工智能实时翻译设备。

实时翻译系统是如何工作的?人工智能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它是否真的能够取代译员?要回答这些问题,没有比刘庆峰先生更好的人选。自1999年创立科大讯飞以来,刘庆峰带领这支青涩的团队不断挑战智能语音识别技术的极限,同时在商业上也大获成功。毫无疑问,在接下来的这场翻译界革命中,刘先生和讯飞团队将是关键的领军人物。

刘庆峰先生介绍说,科大讯飞的核心系统包括三个部分:语音合成,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理解。三者叠加就达到了实时翻译的目的。在过去20年里,语音的合成和识别技术迅速进步。合成出的人声流利程度接近播音员水准,识别技术能够达到超过95%的准确率。在这一基础上,利用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能力,还实现了合成特定人物声音、跨语种无缝识别等技术。

而自然语言识别部分则是目前技术的核心难点。让电脑理解人类有三个阶段,首先是常识推理能力,目前讯飞在国际大赛上以超过50%的理解正确率遥遥领先。其次是从海量信息中搜集有效内容。讯飞正不断与社会各个领域合作,尤其是教育、医疗、司法等方面,掌握海量信息,并尝试找到AI能够提供帮助的角度。例如在医学影像的分析、癌症筛查、防范电信诈骗等方面,讯飞都有一定的建树。

最终,自然语言识别的目标是语言理解。正如我们做阅读题一样,讯飞希望机器能够真正理解文章内容,然后据此做出准确判断并输出信息。刘庆峰说,面对这种开放式的任务,人工智能还在努力寻找更好的应对方法。不同于Alpha Go应对围棋这样有“明确逻辑规则”的计算,要面对人类世界复杂多样的信息,AI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讯飞正与与国内教育体系深度合作,从大学英语四六级作文到高考语文作文,讯飞正不断获取一手的自然语言数据,同时也开发算法实现机器评分,作为人工改卷的参考。

在翻译领域,人工智能的重要分支——机器学习和神经网络结构已经得到了广泛运用,相比于此前基于词组和句法逻辑的算法,人工智能算法有效的提高了翻译的效率和准确率,但是在上下文语境的理解等方面仍然存在缺憾。刘先生说,目前科大讯飞的实时翻译工具在旅游、日常交流等包容性比较高的场景中已经完全够用,未来在更多语料输入和算法进步的推动下,将会在更多领域拓展其价值。

刘庆峰先生说,他不喜欢微信上传言甚广的、耸人听闻的“标题党”们。也许有一天翻译行业会被取代,但今天的讯飞还做不到。讯飞目前能做的只有推进技术,要想真正有效的训练人工智能,还必须依赖相关行业专家的经验与行业的大数据积累。在多语种翻译方面,讯飞希望通过和上外合作,一方面探索培养译员、辅助译员工作的新方案;另一方面借助高翻译员的经验和语料资源,进一步提升科大讯飞翻译的核心分析能力。

刘庆峰先生精彩的演讲结束后,高翻学院张爱玲院长回应说,高翻非常重视也积极应对着来自人工智能的挑战,目前,人类译员在理解背景文本的基础上,对不同语境的适应力仍比AI有很大优势,这也提醒同学们在学习中要尤其关注:翻译不是死板的语义转换,而是与受众交流的艺术。

在问答环节,来自日内瓦大学的李汉娜教授提问,希望了解科大讯飞技术在医学方面的应用。刘庆峰先生介绍说,讯飞的聊天机器人产品数据中存储了海量人类与机器间语音聊天的数据,讯飞正研究这些数据在诊断自闭症、抑郁症和老年痴呆等症状中的应用。讯飞正与北卡罗莱纳大学合作,研究如何利用这样的聊天机器人,收集潜在老年痴呆患者的数据并给出诊断建议。同时,讯飞设想通过这样的语音聊天,机器能分析并有效调动人脑潜力,预防老年痴呆症。

来自高翻学院二年级的赵丽淑同学提问,希望了解科大讯飞技术目前的薄弱环节和人工智能难以实现的能力。刘先生说,目前讯飞收集语料的能力不足,覆盖广度不够。另外,人工智能算法在翻译时比人类更擅长忠实原文的翻译风格,却还不擅长从句子翻译联想到段落内容,根据全文的背景调整翻译内容。

最后,上外党委书记姜锋老师对同学们讲述了自己在理解人工智能时的感悟。姜锋老师说,上外以多语种翻译人才的培养见长,作为校党委书记,自然担心人工智能会“抢了同学们的饭碗”。但是,姜锋老师认为上外所培养的应该是“前端交流”人才,在这一层次上人工智能还远不能代替人类。上外学子应该更多的接触新技术、利用新技术,可能的话也要乐于辅助新技术的发展。因为技术进步的浪潮不可逆转,而最先被淘汰的,就是那些因循守旧之人。

刘庆峰先生补充说,我们都听过一句话“忘记知识,剩下的就是教育”。技术可能会颠覆大家在此所学的知识,但所受的教育终会帮助我们在新时代找到新的身份和价值。

 
版权所有:万博真人AG怎么下载 地址: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 邮编:200083